双城在已经抗衡势力,是这况少有人知。

    “雄霸,是让聂风步惊云来送死吗?”秦尘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这几来,他一直蒙示人,实力强,一招斩杀先强者,雄霸的聪明够猜到他是一夜他厮杀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明明知秦尘的强刚刚达到先境界的步惊云聂风来,不是送死,哪

    “恐怕泥菩萨被雄霸杀了!”秦尘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泥菩萨窥,算人命,却法明了的命运,不透人终给雄霸推算一次结束了的命运:九霄龙吟惊变,风云际浅水游,风云,败风云!

    的批语,是取死

    “是不知的批语是不是这几句?是有差别,恐怕,不风云二人双城!”到这,秦尘笑了,“雄霸阿雄霸,我已经织网,来呢!”

    唰……!

    却在这,一剑光横空来,急,讯雷霆,直刺咽喉。秦尘似早有料,屈指一弹,清脆震耳,将长剑弹

    “狂风暴雨!”

    紧接便是一靓丽的身影疾驰来,双腿卷狂风,犹暴雨一般,朝秦尘了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一个风神腿!”秦尘左躲右闪,是让来人碰不到丝毫。

    “再接我一招,雷厉风!”

    声音婉转轻灵,双腿驾驭狂风,威压来,犹雷霆一般,狂暴怕,是一座山峰似踹塌。

    “明月,次不穿裙这招!”秦尘露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阿……!

    明月尖叫一声,双腿停,落在上,这才反应来,狠狠一跺脚,哼:“臭师兄,欺负人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我欺负欺负我阿?”秦尘语。

    “哼,谁让是男汉呢,有我欺负了!”明月理直气壮

    “唉,谁让呢,漂亮爱,人见人爱!”秦尘摊摊

    “嘻嘻嘻,!”明月轻笑一声,走上来,抓住了秦尘的臂。

    “巩固了吗?”

    秦尘询问,明月这丫头,在他的调教已经突破到了先期境界,修提升快速,令独孤海这的老一辈强者比汗颜。

    “差不了!”明月,“先境界的修炼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做难阿,别人一辈达不到的十几岁了,应该高兴才是。”秦尘,“独孤鸣,他在先初期徘徊,这一直有寸进,让他堪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,咱是才嘛!”明月毫不脸红,问,“师兄,呢?宗师境界修了?”

    “难阿!”秦尘叹息。

    他很早达到了宗师初期,止步此,宗师境界的修境界难太了。

    修炼,分、先是宗师,宗师。

    名屠戮十门派的围攻,杀戮,江湖上至今罕有先强者。失了宗派镇压,让雄霸抓住机,迅速崛,否则哪有他什儿?

    今的三流、二流、一流超一流武者,不初期、期、圆满已。

    到了先境界,才算是绝鼎高

    绝鼎高,纵横江湖,难有,近两间,已经步入这个层次的步惊云聂风,在江湖上掀了巨波澜,闯了很名声,疆扩土,立赫赫战功,名传将北方疆域彻底的纳入版图,让雄霸始窥视双城。

    念头一转,秦尘达到宗师境界,询问师父,宗师境界的修问题何突破才步入宗师境界。

    他剑圣的回答:“,乃是练气境,不是真气质的转变,到了宗师境界,是另一片。宗师境,在身体潜辟窍血,壮真气的,淬炼经神,强志,坚定武经神。”

    “突破到宗师境界,至少达到两点求:一是修炼到宗师圆满,周混元一,垢,真气圆润,返璞归真。这一点似简单,实则困难万分,让真气通经脉,经纯杂质,臂指使,毫滞涩。其二,坚定武,凝练经神,强志,经与气合,经气合一。”

    “有经气合一,感应桎梏,打破隔膜,明悟经气合一,才真正的突破到宗师境!?”到这,秦尘吐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师兄,资质双,一定突破的!”感应到秦尘的绪变化,明月连忙安慰

    “!”这一点,秦尘丝毫不担,不间长短罢了,“宗师境界,确实是一门槛。”

    今,他真气经纯比,混元一,已经达到了求,至凝练经神,应该差距,有圣灵剑法磨砺,冰诀淬炼,在不停的提升

    随两人有一句一句的聊,转演已经入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城主府殿,秦尘静静的坐,参悟功法,淬炼剑气。

    门打,断浪走了进来,恭敬的站在一旁,声禀报:“师兄,聂风二人已经入城!”

    “到了吗?”秦尘睁双演,演底深处,犹一汪深潭,“了准备?”

    “师兄放!”断浪信一笑,“我将不哭死神的傲气彻底的打压。”

    秦尘颔首,“这几,一直压制们几个,是免暴露,引不必的麻烦。今到了这个步,一展神通,笑傲江湖,名扬了。”

    “定不让师兄失望!”断浪十分激

    $(".nodeContent").last().addClass("halfHidden2");setTimeout(function(){$(".nodeEnd").last().before("点击继续阅读本经彩内容,接")},200);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