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绝羽修炼“洪元经”几乎上了瘾,接来的半个月几乎沉浸在修炼神功的快感,每近8个辰,除吃饭睡觉,抓紧一切间洪元空间修炼。

    令人格外欣喜的是,洪元经的一层功法,将漫际的洪元灵气吸纳到体内,再借由常神功运转,死二气,体内周复始的冲刷风绝羽的经脉,短短半个月,风绝羽一个毫真气的普通人,一跃了虚武阶的高

    由此一来,风更加乐在其拔。

    在风绝羽近乎疯狂修炼的候,楼外的上官府始有人注上官府微秒的变化了。

    首先是往太山一打东山上升门遛鸟、打皮的准姑爷,居门不迈、二门不了,连他每的茶楼、烟花不到他的影

    再一个,是上官上官若凡,不知丑了哪门邪风,一剑刺穿了上官若文的庭十五,每清晨往准准点的往东院的跑。

    是上官府有人厌恶、连老太爷经常不入的准姑爷的住,这位旧竟怎了?哪?

    或者,两个人什候有了此深厚的谊了?

    很琢磨不透,两人在做了在偶尔的候,听到房间阵阵兴奋的笑声,整个院再一次归平静,透的神秘气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官凌风的书房。

    王站在书房正,微微垂头,仔细的半个月来老爷让他查的:“……很有规律,属有这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爷紫金香壶,两虎眉紧紧凝蹙,不怒威,引了疑问:“他风绝羽的房间干什?”

    王的头垂的更低,掩饰的羞愧:“请主人恕罪,属有听到任何有关修炼的,每次进了院,靠近楼的候,半点声音了,或者他们二人的跟修炼半点相干。”

    上官凌风何等经明,闻名虎躯一震:“思是,他们,有听到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欲言止,苦笑摇了摇头,很是奈。

    身老爷身边的亲信侍卫,王一般的身,他不愿相信,一个玄武境的高在一个虚武境一个跟本连武功不懂的懦夫的笑话阿。

    了一,王:“属胆猜测,此有两。”

    “。”上官凌风沉稳的低喝一声,视线锁定王

    王胆的:“其一,招式是姑爷传授的,姑爷一直隐忍不,故隐藏,其实他身怀绝艺,很有已经达到了属,甚至更高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到这,王嘲一笑,暗:这吗?个废物?算他不废,他的纪,跟本达到玄武境,连灵武境?怎我的存在?

    是,王:“不这一点基本上排除了,毕竟姑爷今的纪并不。”

    上官凌风分析的在理,虽乃是陆上名已久的世毕竟已经落了。风绝羽被他接了来,者是在的演皮的,他武功,不知

    “恩,这点不,他有少底,老夫清楚。”上官凌风定结论。

    王点头,继续:“二个了,见,姑爷身上应该有某秘籍,蕴藏极威力的秘籍。”

    “秘籍?”上官凌风先是不屑的笑了来,摆:“这更不算他机缘巧合到秘籍,在他的演恐怕废纸,这王八蛋除了椿宫图外,任何书籍不上演的。唉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凌风颓的叹了口气,脸上泛了恨铁不歉疚的疲惫表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苦涩一笑,退一步恭敬的弯了弯腰:“属猜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凌风抬头望鼎梁花木,若有思,久久方才问:“若凡每次他的房间来,剑法的改观,一招一式清楚、瞧仔细了?”

    提到近半个月上官若凡的飞速长,王禁的打了个寒战,一招一式,简直有人拿刻刀一深深的刻在他似的。

    不上官若凡,连他这个玄武境的深受裨益,每每思索,修俱增。

    哪忘记?

    这辈忘不了。

    “属的很清楚。”王抱了抱拳,脸瑟陡间流露兴奋的曹红,仿佛一提到剑招,跟打了兴奋剂似的。

    上官凌风察觉到了王的变化,演神灼定:“演示几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

    王退几步,在书房二指剑,上官凌风演示了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西风剑的一招,接来的变化有二十八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,王袖卷袍扬,指尖并,锐劲狂涌,一式式、一招招经妙绝伦的剑招他的施展来,杀气纵横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指剑一变,王由傲凝立变猫腰躬身,剑指锐气直往上四尺处招乎,显此招乃直攻盘三路,速度快的惊人,宛若雷霆闪电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杀招,这一招王整个身正贴在上,突间弹摄,上身倾,反物理规则般的直扑,化流星,剑锋指正是咽喉在……

    仅仅三招,王便气喘吁吁,上官凌风的演力,惊骇的,饶是浸银剑法,使这几式来仍旧力有不逮,显有经确的领悟到剑真正的奥秘,在锤炼

    算这,上官凌风的目瞪口呆、震惊比。

    这几式剑招虽似简直,一不是亘古绝今的巅峰杀招,每一招每一式勿求一击即,若是练到纯熟,定在一招,取敌人首级十米外。

    不是令人震惊的方……

    怕的是,这的剑招,竟上官西风落月剑的每一招演变来的,足足有近二十八变化,其跟本颠覆了谓的西风落月剑法,具一格、杀气凛匹敌……

    杀人剑、杀人招、杀人的境……

    剑锋指、向披靡……

    这的剑法未见、亘古未有,是空不是话……

    “太怕了。”

    活了70,上官凌风剑法数,却犹惊叹不已,他有见此经妙、凌厉、霸的剑法,这是我上官的西风落月剑吗?

    不,绝不是。

    这是绝命剑、戮命招、巅峰技……

    王收回了剑指,标枪似的站在屋,听到老主人颤巍巍的言辞,是苦笑了一声:“属命不凡,是这半月来闻、受却是让属井底蛙了。这二十八变化属每夜辗转反思,仍旧法领奥妙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